【康倍得說留學】臺灣大學的內部科系組織是否該有所改變了?

 

最近拜讀了一篇是關於英美大學名校的內部科系組織的文章,文章內容是描述英美大學名校的畢業生,畢業學位是看其所修的學程,而非台灣大學的科系。

學程就是一套已編好的並具有彈性的課程設計,而這套學程是可以讓學生跨領域選修課程。學生申請進入大學後,先要申請進入一個學程,當學生修完這個學成畢業的要求之後,就可以拿到畢業證書。例如:史丹佛大學,當你一進入這所大學的首頁,就可看到他們將跨領域修習學程,放在最顯目的地方,而非科系。

而哈佛大學則是當你上他們學校網站首頁,你會發現他們有Chemical and Physical Biology學程而非科系。因為哈佛並沒有這個科系,這只是代表一個學程,這個學程是由好幾位教授共同經營主持。會去修這個學程的通常是大二升大三的學生,而學生在這個學程中會和許多科系的教授學習與互動。

再以劍橋大學為例,學生一進入學校就要馬上申請學程,學程領域的大小依招生人數而定。最大的學程下面甚至可分成十幾個分支,每個分支都有不同的課程規劃。在劍橋學程是教學單位,而科系不過是學術行政單位。學程可依時代的變化,業界及學生需求做彈性的變更,科系則是一直持續不變。

在史丹佛、哈佛和劍橋大學因是以學程為單位的教學,所以跨系的溝通與合作是非常重要的。因為以學程為單位的教學就是跨系的教育。每個學程的教授都來自好幾個科系,例如化工學程,學生一部分來自於工程學程,一部分來自於自然科學學程,這幾個學程在大一和大二的課程中有很多是重疊的,在這樣的內部科系下,教學領域就變得更有彈性而有變化,也更有利於跨系之間的合作與交流。如此學校的教學、學術表現和學生的成長就變成是大家都要關心的事。

反思在台灣大學的內部科系組織是先分學院,再分科系。學生從一入學就被編進科系,學習的內容大部分都已被科系決定,也就是一個科系的必修和選修科目是長期不變的,就連授課教授也不變。在台灣,學位和科系是連在一起。學生隸屬於哪一個科畢業時就拿什麼學位。如此在大學裏就會形成科系與科系之間分得很清楚,同系的教授之間也少有往來,更少見跨系合作交流的情形。

在台灣是大學的科系將教學綁住了,造成大學課表僵化不變。但是劍橋、哈佛、史丹佛大學則是將科系與學位分開,讓學程可以因情勢而快速變化。而在台灣,學校內部是系與系之間互不往來。但是劍橋、哈佛、史丹佛大學卻增強系與系之間內部的緊密聯結,讓學校裏的教授,對學校有整體的認同感及合作交流的默契。台灣所有大學內部科系的組織,是否也可參考英美名校的方式,打破所謂的科系而以學成替代。使我們的大學教育更有彈性,讓學生在大學修息學程的過程中,能獲得更多來自不同教授的專業知識,讓自己能有更好的裝備,來因應畢業之後所要面對的未來職場。

原文請見:【學與業壯遊】拜樂高和跑車為師──英美名校組織制度的變革──《大學的藝術》之三